客服热线:400-806-6111

扫码关注 智享财富
下载官方APP

全球最值钱药企TOP10公布!中国药企入围还有多远?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杨昕媛 朱晶发布时间:2019-11-22

    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也是带动和盘活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过去一年,这些全球制药企业大佬发生了哪些事?市值涨跌为哪般?中国制药企业何时有望挺近前十?


    11月18日,生物技术网站GEN发布了《2019全球制药公司TOP10》榜单,榜单依据是制药企业截至2019年11月13日的市值。每年,GEN都会根据药企市值制作该榜单。


图片来源:新浪医药,单位:十亿美元


    与去年同期相比,TOP10公司并没有新进入者,但排名顺序已经有了较大变化。强生依然以3459.07亿美元市值稳居第一名,但市值较去年同期下跌10.7%。辉瑞跌幅最高为18.9%,这使得辉瑞从去年的第2名降至第5名。


    也有5家企业市值上涨,其中涨幅最高的是阿斯利康(21.3%),其次是默沙东(+11.4%)、葛兰素史克(+9.0%)、赛诺菲(+1.1%)、诺华(+0.3%)。基于此,阿斯利康和默沙东的排名均提前两位。


    而市值最直观的体现便是股价的涨跌幅,且能直观反应市场预期,据同花顺美股数据,截至发稿日,2019年累计股价涨幅最大的为默沙东(60.84%),接下来是阿斯利康(49.34%),诺华(24.93%),GSK(22.89%),赛诺菲(13.17%),而百时美施贵宝下跌了2.6%。


    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也是带动和盘活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横向比较来看,2019年TOP10制药公司总市值为17920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小幅2.9%。


    按照最新Wind“中国上市企业市值500强”榜单,截至2019年9月末,医药股市值TOP10企业总市值为14193亿元(按今日汇率为1987亿美元)。这个数字接近排名第五的辉瑞。但如果与全球制药企业TOP10总市值相比则差距甚大。


    A股市值最高的医药企业恒瑞医药今日收盘市值为4202亿元(按今日汇率为588.28亿美元)。与TOP12门槛723.65亿美元接近。早在2018年,GlobalData 发布了最新的全球药企市值TOP 25 排名,截至Q2结束,恒瑞医药首次进入TOP25榜单,以397亿美元排名第24。一年以来,恒瑞的市值有了进一步上涨,在全球的排名进一步提前。


    过去一年,这些全球制药企业大佬发生了哪些事?市值涨跌为哪般?


    上涨篇:被宠的AZ、MSD 不太受宠的BMS


    GEN发布的数据大致体现了投资者的预期。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无论从市销率还是从市盈率,还是从市值排名的增长、股价的涨跌,默沙东、阿斯利康无疑是本年度最受投资者青睐的幸运儿。


    美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投资者给到默沙东、AZ的市盈率分别为17、25,市销率均为4.7,而同样作为市值上涨玩家的BMS,市盈率只有12,市销率只有3.3,即使是上涨玩家市值最高的诺华,市盈率也只是17,市销率则为4.2。


    数字带来的价值规律往往是业务运营的体现。


    过去5年,阿斯利康经历了两段艰难旅程。据西南证券统计,2015-2016年,AZ获批新药只有奥西替尼和格隆溴铵,后者销售额贡献基本忽略不计,彼时其市值一直徘徊不前,在GEN前十名单中也不曾出现。2017年,可以说是AZ的转折点,两个肿瘤药获批,另还有一个呼吸用药,股价也由此开启上涨之路。仔细盘点,最核心的原因莫过于其研发品种的储备,截至2019年Q3,其研发费率为22.4%,在上涨玩家里是最高的,另有2个产品在日本获批,两个抗肿瘤用药在欧洲获批,两个抗癌药在美国进行临床三期试验,在美国还有3个产品分别处于获批、BLA、二期,以及3个产品在中国分别处于三期、晋升一线和获批状态,其中两个为抗癌药。


    在投资人眼中,同样身为骄子的默沙东其实也有类似特征,研发品种储备相对更可观,盈利增长可持续确定性更强。据官方披露数据,就治疗领域来说,默沙东可能最为广泛,以抗肿瘤用药和疫苗为主,包括不但限于糖尿病用药、急症护理、心脑血管等10个板块。且其重磅核心品种K药、HPV疫苗等都是各自领域最热的品种,据统计,目前K药有6个适应证在美国获批,4个适应证在欧洲获批,在中国和加拿大各有一适应证获批。除K药外,还有两个药在美国处于3期和NDA,1个在欧洲处于三期。


    在榜单中BMS市值虽上涨11.2%,仅次于AZ和默沙东,但却远不如前两位的“待遇”,从年初至今,股价不涨反跌,累计跌幅为2.6%。其实,从近三年的业绩来看,BMS收入增长率从7%-10%,净利润的稳定性则相对差些,最高31%,最低6%。在研发上,截至2019Q3数据,BMS研发费率为22.3%,但绝对值超过AZ,研发品种储备上,基本上是O药,但获批适应证较少,前三季度在全球的销售额为54.41亿美元,增速为10%,而K药的数据为79.93亿美元,增速为59%。另外,BMS的地盘主要在美国,官方披露,来自美国地区的收入为58%,欧洲24%。此前,在国家医保谈判现场,大家聊到PD-1的时候,曾出现“只谈K药,不谈O药”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反映知名度。而体量、地区、知名度等是投资者的参考要素。


    下跌篇:深陷“致癌门” 的强生和拜耳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专利悬崖来临引起竞争加剧、药品安全隐患、研发产出面临瓶颈、收购活动未取得期望的进展、销售额增长乏力等原因都会对企业股价造成影响。


    近几年遭遇的“爽身粉致癌”消息缠身,是强生市值缩水的最大原因。2018年12月14日,路透社一篇关于强生“数十年来故意隐瞒其婴儿爽身粉中含有致癌物质石棉”的报道再次打击了强生的股价,当天强生股价下跌10.04%,创2002年7月19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公司市值缩水398亿美元。2019年10月18日,强生宣布召回市面上在售的婴儿爽身粉,当天强生股价再次下跌5%。


    据GEN报道,市场观察人士将辉瑞市值下滑归因于辉瑞在今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的销售额下降。2019年上半年,辉瑞全球销售收入与上年同期几乎持平,除了生物制药业务小幅度上涨,受美国Lyrica市场仿制药的影响,普药业务、消费保健业务均出现了大幅下滑。不过2019年Q3,辉瑞拿下了127亿美元的营收,超过市场预期,辉瑞的股价也在业绩发布后出现大幅上涨。


    “全球大药厂”辉瑞正在努力通过收购来提高股东价值,例如7月30日,辉瑞完成以114亿美元收购Array BioPharma,以加强自身创新性生物制药业务的长期发展。


    在过去三年中,市值跌幅最大的是排名第十二位的拜耳,723.65亿美元的市值较2016年的876.4亿美元低17.4%,这也使其连续两年跌出前十。


    排除万难收购的孟山都成了拜耳连续几年的“噩梦”。由于多款重磅药物专利即将到期,拜耳转向作物科学领域寻求新的增长点。以630亿美元收购美国农业巨头孟山都。然而,孟山都在草甘膦除草剂面临一系列的致癌诉讼。拜耳在今年三季报中承认,过去三个月来,指控草甘膦除草剂导致罹患癌症的美国原告人数翻了一番,达到42700人,而有三场官司中,陪审团都站在原告一边。收购孟山都半年多的时间,拜耳的股价跌去了40%,每一次暴跌都伴随着草甘膦除草剂致癌事件的发酵。拜耳不仅面临着高额的赔偿费,还要花心思努力说服投资者,此项并购不是一个坏生意。


    礼来则面临重磅产品专利到期的压力。知名男性健康产品希爱力受仿制药影响,在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同比下滑63%。重磅糖尿病药物度拉糖肽保持较高的增速,2019年Q3突破了10亿美元大关,但仍与预期有差距,且该品种自2014年获批以来,环比增速已经在下滑。分析人士认为,度拉糖肽后续将受到索马鲁肽的冲击导致增速放缓。


    礼来将更多精力放在新药上面。2019年Q3增速由多个新药带动,目前其全球拥有3期临床共计18个项目,其中新分子实体6项,研发管线主要集中在免疫及糖尿病领域。


    原标题:全球最值钱药企TOP10公布!强生大跌仍稳坐第一,AZ上涨超20%,中国药企入围还有多远?

下载官方APP
扫码关注 智享财富